865棋牌:市区新地名鲜有“泉州味” 建议保护古地名留住乡愁

时间:2019-10-07 15:29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admin

  关于古城历史地名保护报道引发关注,致公党泉州市委员会集体提案——

  保护泉州老地名 传承古城千年史

  位于中山中路的镇抚巷,因清代咸丰年间巷中有一座镇抚司而得名。如今,一些像这样的历史街区或被遗忘,或被取代。

六灌路改名为迎津街多年了,但不少市民仍习惯呼旧名。

  泉州是全国历史文化名城,她的地名中留下了许多历史痕迹,犹如一面见证泉州历史的镜子。然而,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城市的发展,泉州城历经多次扩建和修整,有些古地名或被遗忘,或被取代。有感于此,致公党泉州市委员会递交了《保护泉州古地名,保留名城千年历史》集体提案,建议泉州梳理老地名并建档,多种举措传承家乡地名。记者就此进行走访,倾听社会各界的声音。

  提案 保护古地名留住乡愁

  去年年底,央视焦点访谈一期《让地名记住乡愁》的节目,提到一位祖籍石狮的菲律宾华侨吴先生,13岁离开故乡,多年后回乡寻根,却发现原本熟悉的村子改名了,陌生的新地名让他感到迷茫。本报对此报道后,引起了社会各界对保护古地名的热议。致公党泉州市委员会副秘书长庄从福表示,致公党主要由归侨、侨眷中的中上层人士和其他有海外关系的代表人士组成,对“乡愁”、“家乡历史”这样的话题更为关注。为此,“两会”前夕,致公党泉州市委员会决定向大会递交《保护泉州古地名,保留名城千年历史》集体提案。

  泉州古街巷的名称都有自己的历史由来,有属于自己的故事,这也是古街巷地名的妙处所在。这份集体提案中写道:“如今泉州到处可见洋地名甚至是奇葩地名,其中以个别建筑或楼盘小区居多。这些看似时髦的地名,无法承载历史文化,更无法承载乡愁,难以传承后世……”

  走访 新地名鲜有“泉州味”

  昨日下午,记者驱车从市区泉秀东街驶入刚铺上沥青路的东海大街,笔直的道路、高耸的住宅楼,东海片区无处不绽放着青春活力。驶过东海大街再左拐,来到泉州市行政中心,这里东西两侧分别是府东路和府西路。再往前走是安置小区海星小区,小区外的路就叫海星街。

  这几条道路的命名与所在地具有一定的关联,但再走下去,记者发现,另几条道路的命名正如市民所反映的“很难让人想到有什么依据,既没有特殊的意义,也不易记”,如,与东海大街连接的嘉泰路、嘉彩路,与府东路连接的泉泰街、双垵街。

  记者走访中,也发现不少建筑物或者小区的名字五花八门。“曼哈顿”、“国际”等在小区命名上被频繁使用,如丰泽区有“阳光曼哈顿”,安溪有“曼哈顿广场”等;而名中含有“国际”的小区在网上可搜索到近20个,如“国际星城”、“尚东国际”、“香槟国际”等。

  声音 老地名是古城的活化石

  说起泉州老地名,老一辈泉州人如数家珍。“泉州市还保存着唐代以来的古街巷名呢!泉州老城区,几乎每一条街巷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。”家住鲤城区开元街道的苏老先生平时喜欢研究泉州历史。说起泉州老地名,他娓娓道来:“州顶”是唐代地名,那里是唐代州衙所在地;“棋盘园”是元代地名,当时著名的海关长官蒲寿庚的花园;“舶司库巷”是宋代地名,市舶司的仓库;“都督第”是明代地名,抗倭名将俞大猷的府第;“洪衙埕”是清代地名,洪承畴的故居;“连理巷”则记载着北宋宰相韩琦与其生母连理的故事……

  “地名直观展现城市的文脉传承,而老地名更是文化古城历史的活化石。”老泉州人卢先生希望老地名得以保护,“如此才能保存好城市记忆,我们的下一代也能更好地了解泉州。”

  泉州市文管所研究员黄真真说,泉州与台湾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同名村,就是因为泉州人迁居台湾后,用故乡名称来冠名新的村落,以寄托对家乡的思念之情。当子孙回乡时,一下就能从地名寻到根。这也形成了海峡两岸具有丰富人文特色的血缘关系。地方命名,应充分展示本土观念,融合当地居住环境的文化元素,如此,才有传承。

  建议 命名要传承文化彰显特色

  针对如何保护泉州古地名,集体提案建议,对于具有历史文化价值和纪念意义的老地名,应当坚持使用为主、注重传承的原则,与地名规划和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相结合。建设主管部门在城市建设改造中,需要对历史地名保护规划中涉及的地理实体拆除或者迁移的,应当会同民政主管部门制定地名保护方案。同时,建议系统梳理城市老地名并建档,对于那些已经消失不见,又具有重要价值的地名,可考虑移植使用。

围观: 9999次 | 责任编辑:admin

延伸阅读

关键字

回到顶部